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山南网 > 山南频道 > 山南快讯 > 内容阅读

【滴新经验】“核桃林”里的监管经

2016-04-27 11:35:33  http://www.xzsnw.com  稿源:山南网  作者:记者  严昌枘  伍小龙  李红  曹茜  益西欧珠
  
【滴新经验】“核桃林”里的监管经

  图为实现了农业机械操作的乃东县结巴乡滴新村群众在春耕。

  滴新合作社由“树”成“林”,十分不易。

  但核桃树却极易受到病虫害的威胁;核桃林更易藏污纳垢。

  消除病虫害,让“核桃林”变得清爽,滴新人探索出了“统一核算、强化监督”的经验。

  村支书扎西多吉说:“有了‘统一核算、强化监督’这个‘武器’,狡猾的‘害虫’会无所遁形,‘黑暗的角落’也会被曝晒于阳光之下。”

  统一核算——

  收支清爽,不给任何私心留空间

  扎西多吉依然还记得创业之初发生的一件事。

  有一天,扎西多吉和往常一样对机械操作、生产运营等情况进行检查,一名员工跑来告诉他,出纳兼会计的边某没收一分钱,就让一个司机拉走了一车砂石。

  在厂子里竟然有这样的事发生!扎西多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但他马上意识到,现在厂子里加上他才有10多个人,很多人都是身兼多职,个别唯利是图的人完全有机会从中谋取私利。

  扎西多吉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弄个水落石出。

  从那天开始,扎西多吉多了一个心眼,开始留意起边某的一举一动。

  在一次暗访中,他果然看到边某收下一条香烟,便免费给这名司机多装了一车沙石。

  “厂子不能就这样被这些蛀虫吃空。”看到这样的场景,扎西多吉一怒之下开除了边某。

  “开除边某只是第一步,还得堵上厂里的财务漏洞。”扎西多吉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。

  于是,砂石厂领导小组成立了,财务和出纳分开,由两名领导小组成员分别担任。

  财务核算也有了明确规定——

  当司机来拉沙石时,一人负责出票,并在票上写清楚要装多少沙石要给多少钱;司机把票给财务,才能按照票上的数字装沙石。下班后,管理者要对出票的附页和财务收到的票及钱进行统一核算。

  漏洞堵上了,砂石厂的效益也是年年攀升。现在,全厂的固定资产已从当初的72万元发展到1520万元。

  如今,砂石厂的核算办法已被各个合作社全面采用。

  滴新村总会计师达瓦次仁告诉记者,现在各合作社都有一个财务人员,他们和管理者负责每天核算每个经济实体的收入情况。

  “每月末,在村‘监督员’监督下,我还会把各合作社的帐目在财务系统里核算一遍。”达瓦次仁认真地说。

  事实证明,滴新村这一核算方法非常有效。

  2014年,地区审计局对滴新村所有经济实体账目进行了一次全面审计,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

  在统一核算制度的保驾护航下,滴新村集体收入从2011的340多万元猛增到现在的1738万元,增长了5倍多。

  虽然是统一核算,但员工工资在核算标准上却有差异。

  达瓦次仁说:“在员工工资核算中,我们不是‘一刀切’。工种不同,员工的工资就有所差别。”

  比如,采石场工人工资核算标准,是以切割石块的立方数、雕刻的件数计算;砂石场则以每天工作8小时计150元为标准,农机具合作社、种植合作社两个非创收单位则以每天工作9小时计150元为标准;餐厅员工资则由月固定工资加分红构成。

  这个标准,村“两委”班子成员也不例外。

  副支书洛桑旦增说:“我们在农机具、种植合作社做事的村‘两委’班子成员,没有什么特殊的,都是以这个计算标准拿工资,干的多才能得的多。”

  正是这个有差异化的核算标准,充分调动了各合作社员工的积极性。

  数着刚拿到手的3月份4000多元的工资,砂石场员工格桑欧珠满脸兴奋:“2014年,我们日薪是120元,2015年,随着效益的提高,日薪涨到了150元,待遇好,又能在家门口上班,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。”

  强化监督——

  防患未然,让经营管理走在正确轨道

  “我订做的石雕不是这个样子的。”

  “石雕绝对是按要求完成的。”

  在一次例行检查中,监督员们老远就听到石材厂里一片吵闹声。

  一位客户说订做的石雕有问题,而采石场坚称没问题,双方各执己见,争执不下。

  监督员们了解情况后,立即对每一环工序进行检查。最后发现是工人阿旺洛桑在绘画时出现了偏差,导致雕刻出了问题。

  监督员马上要求石材厂按照相关规定对阿旺洛桑进行处罚;并责成石材厂负责人立即按照客人的要求,重新制作石雕。

  实行监督员制度,是滴新村“两委”班子在强化监督中的一项重要创新。

  2011年前,由于没有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,村“两委”班子成员的心里始终感到不踏实。

  “集体经济上去了,但如果监督跟不上,滴新村多年的辛苦就会竹篮打水——一场空。”

  扎西多吉告诉记者,这是他前几年的一块心病。

  2011年,趁着全区村“两委”换届之机,村里顺势成立了监事会。

  村“两委”又对监事会成员进行了分工,确保了每个创收合作社都有1名“监督员”。

  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,村“两委”班子成员都是监事会成员,这些“监督员”不直接接触各合作社的钱财,只负责对各合作社的生产经营情况进行监督检查。

  而随着村里的合作社增多,由全体村民从“两委”班子中选出的“监督员”,由上一届的4人,增加到了现在的5人。

  对于监督员的职责,奶牛养殖合作社负责人央金卓嘎是了然于心。

  她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:去年,合作社留有8万元流动资金,存折就在我们手里,但我们却不知道密码。如果合作社需动用这笔资金,就必须经“两委”班子同意,才能和“监督员”一起去提款。

  对于“监督员”的作用,农机具合作社负责人边巴也有自己的认识。

  “合作社购买油料、修理农机具需要大笔经费,村‘两委’班子同意后,我和‘监督员’洛桑丹增一同去购买。这样挺好,我们做起事来清白干净,就不怕被人说‘揩油’之类的话了。”

  而在扎西多吉眼里,这些都是“规矩”。都是必须遵守的红线、底线、高压线。

  规矩成就方圆,也成就了发展合作社的“滴新经验”。

编辑:张丽
  • 西藏网站
  • 中央网站
  • 地方网联
  • 合作链接